当前位置:首页>家风家训征文展 > 详细内容
【我的家风故事】 祖母的教诲
发布日期:2017-04-21 来源:三门峡日报 责任编辑:谢文华

  祖母今年虽然已是86岁高龄,但身子骨依然硬朗,精神头十足。别看她年纪大了,干起活来依然十分利索,村子里但凡遇到红白喜事,总少不了她的身影。

  我们家家族庞大,兄弟姐妹又多。小时候生活贫困,父母整天外出打工或劳作,我们这些小孩就由祖母照看。祖母虽然慈祥,但对我们的管教非常严格。我自小调皮,自然被祖母责罚的最多,小腿上常留有被鞭子抽打的痕迹,小孩们把这种责罚方式叫作“藤条闷猪肉”。

  还记得祖母经常对我们说,谢家家风纯正,几代人优良的品行在村子里是有口皆碑的。我们似懂非懂地点着头,家风这个词第一次印在我的脑海中,让人感觉它如此神圣。

  童年时代的生活很贫乏,一天三顿有米饭已算不错了。班里有几个同学家境较为富裕,他们常去小卖部买糖果、冰棍等“高档”零食,馋得人直流口水。我整天眼巴巴地跟在他们背后,期望能沾点光。

  祖母房间里有一张长木桌,其抽屉夹层有一个红线小碎花包,里面包着几张五毛钱的纸币。老家人把这个叫作压箱钱,以备不时之需。有一天,趁祖母去别人家帮忙之机,我悄悄溜进她的房间,偷走了一张五毛钱,然后在学校的小卖部里买了一些零食。

  本以为这件事情神不知鬼不觉,但最终事情还是败露了。那一天,天空下着零星细雨,我正在堂屋里写作业。祖母气冲冲地一手拿着藤条,一手揪住我的右耳朵严厉地说道:“湾鱼仔,我抽屉里的钱是不是你偷的?”我吓得不敢吭声,只是拼命地摇头。祖母一鞭子抽在我的小腿上,疼痛立刻遍布全身。我企图奋力挣脱,怎奈祖母粗糙的大手早已牢牢把我“锁住”。我一边哭着反抗,一边在地板上打着滚。即便如此,祖母也没有心软,她的鞭子一次又一次抽打在我的小腿上。我的哭声惊动了邻居,大家纷纷跑来劝说,但祖母仍然挥舞着鞭子,并让我跪在祖先的牌位前认错。最后,我老老实实地交代了“作案”过程。祖母这才扶起我,帮我擦过眼泪后说:“好孩子,常言道‘小时偷针,大时偷金’。做人重品行,品德不好,犹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祖母的一番教导,让我明白了偷窃的害处。“小时偷针,大时偷金”这句家训也深深地刻在我幼小的心灵里。

  祖母常常教导我:“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辛勤劳动如庄稼人种粮食一样,只有辛苦付出,才能有所收获。投机取巧总不能长久,做人就要踏踏实实,兢兢业业。祖母这些话伴随着我整个读书时代,这也是我比其他同龄人更加刻苦读书的原因。

  大学毕业后,我找工作到处碰壁,曾一度产生自暴自弃的念头。其间,我打电话给家里,表达了自己想回去种地的念头。一旁的祖母听到了,她夺过父亲手中的话筒,语重心长地说:“好男儿志在四方。眼泪,吞得多了,总会有一点甜。”当时,我并没有听懂祖母的意思,但我还是听从了她的建议,坚持留在了城市。

  10年过去了,我终于在这座竞争激烈的城市扎下了根,并结婚生子。回首过去,如果不是祖母当年的那一番话,我还真不知道自己会怎样。祖母既没有读过书,也没有进过学堂,她通过言传身教,教会我们做人的本分,使我们这些后辈受益终生。

(作者 谢文华)  

(稿件来源:三门峡日报) 

三门峡文明网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三门峡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京ICP备1003144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1012010003
  • 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