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身边好人 > 详细内容
人间第一情——访卢氏县农民郭留任
发布日期:2020-11-02 来源:三门峡文明网 责任编辑:市文明办
  
27年,对人生意味着什么?对河南省卢氏县农民郭留任来说,满头青丝生白发;对他抚养的三个孩子来说,苦命幼儿长成人。27年,太多的苦辣酸甜、生离死别,为了抚养孩子,他放弃婚事扎根大山深处;为了抚养孩子,他采药饿昏在山林;为了抚养孩子,他赊账求人、好话说尽千万遍——

  

人间第一情
采访郭留任,几次联系,他都拒绝了。待见到他,回首往事他话不多,一直面带笑容,因为世事沧桑、命运多舛,一切都过去了,而笔者却感动得眼含泪水。事情还得从27年前说起。

  

兄嫂早逝 三个幼儿他抚养

  

文峪乡草沟村是河南省卢氏县一个偏远闭塞的贫困村,位于卢氏县与栾川县交界的大山深处,就连当地人也少有知道具体位置,更不了解这个深山村竟然还是长江支流汉江的一个源头。祖辈居住于在这里的郭留任兄弟姊妹8个,他上有4个哥、3个姐,人口多、家里穷,特别是郭留任的母亲早早去世,单靠父亲拉扯一家人极为不易。全家人拼尽全力,在村里一个叫作小磨沟的居民组,给二哥郭留文、二嫂马喜英一家建了3间土坯房,二哥一家有三个孩子,人口不算小。但是,郭留任父亲在79岁离世时,郭留任当时还未成年,就跟着二哥二嫂一家生活。说是跟着二哥二嫂,其实郭留任十七八岁就外出务工,一年到头辗转于豫西灵宝、陕县(现三门峡市陕州区)一带在矿山干活。他个子高、力气大,为人实在,考虑他的家境,有人给他在陕县西张村镇找了对象,准备结婚做上门女婿。然而,晴天霹雳、祸不单行,随后发生的一切带来了郭留任的别样人生。
1993年农历七月的一天,郭留任的二嫂因家庭琐事喝了农药寻了短见。当时二哥郭留文一家有三个孩子,分别是大女儿郭小珍6岁、二女儿郭海玲3岁、儿子郭小平1岁。妻子离世,郭留文一时无法面对,他把3个孩子分别寄养在亲戚家,然后外出到陕县一处小矿山打工。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郭留文外出打工才一个来月,竟也突发意外。当时通讯不畅,待一家人接到消息,赶到郭留文打工地时,见到的是郭留文难以描述的遗体。矿方说责任在郭留文,一分钱不给赔偿。天气炎热,郭留任等姊妹几人只好凑钱将郭留文就地下葬。

  

父母一个月内双双离世,原先寄养的3个孩子只能算是分别送给了3个亲戚。不成想,由“寄养”将要变成“收养”,孩子们的归宿成了“问题”,大女儿郭小珍先后到其姑家、三叔父家生活,二女儿在其姨家生活,但大约总共半年多,皆因家境太穷、难以养活。而此前,郭留任是随二哥一家生活的,也就是说和郭小珍、郭海玲是一家人。这个时候,时年25岁的郭留任只好中断打工回到家里,把郭小珍、郭海玲接了回来,开始耕种仅有的4亩多坡地养活两个孩子。当然,即将做上门女婿的婚事也就不再提了。
4年后的一天,先是跟随其三姑、后又跟随其大伯父生活的郭小平已是5岁,这个5岁的孩子竟然一个人从南王村的后山上靳家洼组其大伯父家步行下山到公路边、搭乘班车20余公里到了文峪乡大石河街,找到其大姑(郭留任的大姐),说要回家。郭留任的大姐想到郭留任一个人居住深山、既当爹来又当妈,难以再养活第三个孩子郭小平,就又将郭小平送回南王村靳家洼组。然而,一个5岁孩童对家里思念的强烈程度也许难以想象,不久,郭小平再次一个人步行下山赶到公路边,又搭乘班车到了大石河街,这里距草沟村他原先的家还要翻越长江黄河分水岭、有13公里山路。好在当地的班车司机是个好心人,他找到了一个要回草沟村的三轮车司机,说一定要把这个孩子捎给郭留任。 
山村的夜晚,孤零零的一座土坯房内,郭留任正和郭小珍、郭海玲姐妹俩在昏暗的灯光下吃晚饭。“哐啷”一声,跑进来一个5岁的孩子。“呀!是平娃子回来了。”这一家人,特别是父母悲惨离世的三个孩子终于团圆了,三个孩子都哭了起来。郭留任抹了一把眼泪,决心要把孩子们养大成人。

  

侄女、侄子实际上成了女儿、儿子,在村支书、文书的帮助下,他给二女儿郭海玲、儿子郭小平上了户口,一家人开始了艰难而又温馨的生活。

  

相依为命 一家四口多磨难

  
郭留任年少外出务工,吃住工地,从不做饭。但养活3个年幼的孩子,吃饭、穿衣、上学......样样都得操心。做饭是第一位的,反复练习,郭留任擀面、蒸馍都学会了;洗衣不是难题,可孩子的衣服,不时需要缝补,郭留任常常是劳作了一天,又在夜深人静时拿起了针线。孩子穿鞋,郭留任常常是到大石河街反复比较,挑选尽可能便宜的买回来。时间一长,都知道了“这个养活3个娃子”的郭留任。往事不堪回首,“要是现在都好了,现在国家有孤儿救助政策,当时没有,真是太困难了”,郭留任说:“关键是,自己天天得在家,不能出去打工。孩子有个头痛脑热吃个药,上学的学费,实在是当下拿不出来钱。经常求人赊账,心里老是七上八下。负担重,家里穷,真是走不到人前头去。”
郭留任回忆,最困难的是,2005年前要缴纳农业税以及统筹款、提留款,这钱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一口人要二百来元,四口人多时近千元;另外村里有个红白喜事,也要随礼花钱。这中间的一年,夏、秋两季庄稼都遭了灾,眼看临近年关,口粮紧张、要缴纳的农业税和统筹提留款也没有着落,过年也得给孩子们添件新衣服。那年冬天的一天早上,郭留任看看家里还有3个馒头,他舍不得吃,把馒头盖到锅里留给孩子们,天微微亮就扛起撅头上山挖药。原本打算下午就回来,结果刚开始几无所获,一直到中午爬到后山上发现不少野生桔梗、天麻等中药材,他爬坡攀崖,不知不觉已经天黑,虽然收获不小,感觉能卖50元钱,正高兴时却发觉找不到回家的路,饿了一天、头晕目眩,加上受了风寒,顿觉体力不支竟瘫倒在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一时间竟昏了过去,想爬起来却力不从心,他真想一觉永远睡过去。山大林深、寒风呼啸,过了多久,他已不知道,经过休息稍有清醒,他似乎听到三个孩子揪心的呼喊,孩子们的面容一个个浮现在他的眼前,给了他力量,他用尽全力挣扎着爬起来,稳定心神摸索回家的路,又不知过了多久,在一个岭头上远远望见了家里微弱的灯光,他真的听见了半山上3个孩子的呼唤。回到家,3个馒头,孩子们给他留了一个半,还给他做了饭。他檫干眼泪,心想:就是再难,也要把孩子们养大成人。

  

苦尽甘来 孩子长大很孝顺
2007年卢氏县“7▪30”洪灾,郭留任家所在的草沟村损毁严重,他一夜未睡,门前的小河水涨到30多米宽,差点就把房子冲走了。此后,村里相继搞了三批易地搬迁,都是搬到县城对面的文峪乡范村,政府补助、个人出资,但是郭留任拿不出钱建不起房子。“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大女儿郭小珍10岁后就已帮着郭留任做饭,16岁后已在县城饭店打工。为了方便女儿打工和儿子上学,郭留任也把家搬到范村,以每月50元的价格租了3间土房,这样他又能在周边打零工挣钱,日子慢慢走出了困境。
2009年正月十六,天下着大雪,郭留任的大女儿郭小珍结婚。当时,一是手头紧,二来是在租的房子里操办女儿出嫁,“当时没有办宴席,只是做了一锅汤招待来客”,郭留任至今还有点内疚:“但是,大女儿和女婿很能干,在朱阳关镇跑运输,盖起了3层楼房,添了两个男孩,日子过得很好。”
数年后农历九月十六,郭留任的二女儿郭海玲结婚,郭留任和平常人一样办了酒席,“光亲朋就有140多家哩”郭留任高兴地说,这说明,大家都“看起”了他。
2018年元旦,赶上了脱贫攻坚好政策,郭留任在县城附近的文峪乡易地扶贫搬迁社区“文博家园”分到了2口人50平方米两室一厅新房,搬进了新房子,过上了新生活。郭留任的儿子郭小平,也能吃苦耐劳,去年农历四月到国外打工,一月能收入8000多元。郭留任虽然一个人生活,但他从不闲着,在工地上干“开卷扬机”的技术活,一天能挣到180元,除了工地务工,老家他还发展了连翘,新房子附近他还开垦了2分多菜地,种了10多种蔬菜,“要攒钱给孩子娶媳妇哩。”郭留任对当下的生活很是满意。
“女儿女婿,时常回来看我,经常给我掏钱,我不要,总是事先藏到房间里,回去再给我打电话,儿女们孝顺呀。”
吉人天相,苦尽甘来。人间第一情,绵绵无绝期。

三门峡文明网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三门峡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京ICP备1003144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1012010003
  • 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